驚心動魄(Unbreakable) ★★★ [3/4]


編導奈沙馬蘭給了我們另一個典範
關於結局如何使觀眾重新詮釋定義一部電影
我把它解釋成一種聲東擊西的策略
整片中間超過九成的時間在作"聲東"的工作
而且還有聲有色
甚至獨立成一部影片不為過
以其獨道的心理分析精神貫串
無論靈異第六感或驚心動魄都可窺知
而結局帶來的首尾連貫重新定義震撼效果便是完美的"擊西"工作
"東"與"西"微妙之處在於息息相關卻又難以察覺
也是影片神奇之處

聲東:
在一次火車事故中
布魯斯威利開始發覺自己有特異功能─金鋼人
其實也並非是從前未曾發現
而是因為人類對於某種突變的排斥恐懼心裡會害怕去挖掘真像
在一名天平另一端的變種人─玻璃人的窮追不捨下
他開始慢慢檢視自己的一生
去慢慢碰觸他以前不敢正視的問題
去接受自己"異常"的事實
重新肯定自己,發揮長才,懲奸除惡
至此本片算是稱職的完成了一部"X戰警首部曲"

擊西:
天平的兩端指的並不只是"堅強VS脆弱"
原來還有"正義VS邪惡"
玻璃人製造了這次火車災難來尋找他的敵人朋友金鋼人
而他成功了!
沒有魔王哪來英雄?
魔王幫祝英雄成為英雄同樣肯定了自己的價值
自幼接近殘廢的玻璃人
理所當然更有權力控訴上天不公的脫序行為發生
但無論如何想改變人生
卻仍無法擺脫宿命的安排─正邪仍然對立
令人為之一寒!